亚洲城娱乐,亚洲城ca88唯一官网欢迎您

NEWS

企业要闻

看望毛文杰师傅
作者:童海根 时间:2018年11月6日 文字大小:【      

早上陪老爸去江山人民医院镶牙齿,医生简单的检查了一下,说镶牙齿的部位只能是右上,其他部位镶了也不起作用,也告诉了价格。如果决意要镶上,那等到下午两点。

从医院出来,我跟老爸说,我们去贝林医院看看那些老十二局人吧。其中老爸最熟悉的是毛文杰,张村乡华丰村人。

沿着江边一会就到了贝林医院,在服务台咨询了医生,问毛文杰住在哪个房间,她在电脑上查了查,说没有此人,她问道是哪里人,我们告诉她是华丰村的,她说华丰村只有街心彻,是不是搞错了?我们在想,道理上不应该啊,我们再问道,他是不是十二局矽肺的,她说是的,我们说不管是不是上去看看再说吧。

谢了医生,乘电梯上楼。

查看房间号,在九楼最头上的一间,我敲了敲门,开门的是一位阿姨,我探头看到了有位年纪有点大的大伯,一身深色的衣服,干干净净的坐在沙发上,对着我一脸懵懂,可能也没有听清我说什么。我问是不是毛文杰住这,里面传来是的,是一位打扫卫生的老妇回的话。

毛文杰问道:“你是谁,找谁?”我让老爸进来看看,当时毛文杰愣了一下,一会儿,还是认出来了,“五妹,老童啊“。其实是阿姨先认出来的,原来这阿姨就是毛文杰师傅的夫人,娘家是湖前的,也就是我们隔壁村。

婶姨在忙着让座,泡茶,嘴里说道,难得难得,接连几个难得。今天带老爸镶牙齿,医生让下午再去,所以上午有空,就过来看看。

他谈起了自己在黄坛口、乌溪江、新安江、富春江四个工地呆过,记忆最深的是那一次事故。

他是撬挖工,在父亲的队里当班长。撬挖工就是岩石清理工,放炮后,开始清理工作面上的浮石,以确保后续施工人员设备的安全。他说记得有一次命大,那天在洞里清理工作面,已经干了一个小时,当时觉得有点累,就出隧洞来喝口水,就在其拿起竹筒(当时都用毛竹筒带开水,不用花钱,自己做一只便可)准备喝时,一声爆响,隧洞内传出爆炸声,一支哑炮发生爆炸。在洞口来上班的人,听到响声很多人都往隧洞里跑,也不管烟不烟,还有没有危险,救人第一,他也扔下竹筒就往里跑,抢救同事去了。

说老爸听到消息后也及时地跑到隧洞,指挥并积极的组织抢救工作,避免二次事故的发生。

其中,有一位同事伤的肢体只剩四根筋,骨头都看不到在哪,最后那位工友失去一条胳脖,留下了终身的残废。没有硝烟的战场,也是会有事故的发生。

往事在他们的嘴里流露出来,谈到过去那些老同事,他们村的下余小个子毛尔甫、陆子高,以及何瑞达(今年中秋前后去世了),湖前的徐连带(复豆),石门的李红陶(老婆龙游的)等等,周边村庄还有谁谁谁,还有谁走了,走了很多了。而对远方的同事,又是很挂念,不知道其生死情况,也很无奈。年纪大了,新的手机也不会玩。对他们来说,老同事的信息来的都是很晚很晚。很多都是走了还不知道。

由于时间的关系,我们告辞,婶姨送我们到电梯口,一直等到电梯来了后才离去。


2018年11月2日星期五于叶村宅中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已浏览:270次